黄山脚下芙蓉谷

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5-19 10:34:23       来源: 鄂尔多斯日报       责任编辑: 许燕梅

  去过很多地方,安徽省徽州总让人念念不忘,虽去过多次,还看不够。冲着“黄山归来不看岳”这句话,我曾登过好几回了。近日,几位朋友相约再登黄山,我欣然同意,并提议先去黄山芙蓉谷,大家赞同。

  我们提前在网上预约门票,一大早就拼车前往目的地。车窗外,满目葱茏,绿树、翠竹、茶园,似闻清香阵阵,养眼怡人;山间云雾、粉墙黛瓦、农人犁田,忽听吆喝声声,诗情画意。一路好景,更浓了游人兴致。

  到了黄山北麓的芙蓉谷,谷因其水来自黄山芙蓉峰而得名。远远地见到一道瀑布直挂岩壁,在阳光下闪着晶莹的亮、在山风里飘起迷蒙的雾、在冲击中发出空灵的响。一旁叠起的巨石上写有“黄山芙蓉谷”几个大字,被周边的绿衬得尤为鲜红夺目。

  拾级而上,群山环绕,“黄碧潭”犹如一块巨大的翡翠,静卧其间。水清纯洁净,将漫山的竹、浓荫的树,连同蓝蓝的天统统揽入怀中,相互洇染着、映衬着,呈现出深深浅浅、浓浓淡淡、明明暗暗的绿,绿得让人怦然心动、绿得使人惊呼不已。

  一竿竿翠竹以水为镜,微微前倾,自我欣赏修长的身姿。新竹俏皮地探出枝叶,催得老叶纷纷落下。几片叶飘落水中,抑或游人投食,引得一群锦鲤呼啦啦过来争抢,红的、黄的、白的、黑的、花的,搅作一团。我入神地看着,锦鲤不动时,肥胖的体态显得呆头呆脑;抢食时,又十分机灵敏捷。

  溯流而上,涧水淙淙,或缓缓流淌,汇聚成潭,一样碧透;或喷涌而出,成大小瀑布,有形有声。石块千姿百态,一律被流水打磨得光滑圆润。有的石歪斜在一边,有的石半露出水面,似禽如兽,栩栩如生。眼前两块巨石,一块像海象,一块像海狮,恰似一对幽会的情侣,在静谧的山谷中翘起嘴巴欲亲吻。绝妙的是石间留出了一条缝隙,那是将吻未吻、欲吻却止的情景,如国画中的留白,意境深远。这一吻已等千年,难道是在验证“千年修得共枕眠”?想到此,不禁哑然失笑。

  不远处的两棵千年古松,并排而立,早已结成连理。苔藓布满树干,掩不住沧桑的模样。即便老态龙钟,仍枝桠相牵,相互搀扶,因为爱情不老。

  奇形怪状的石,有万年神龟、大肚弥勒佛……惟妙惟肖,命名的石可饶有趣味地观赏,没命名的石则任意想象了,越品越有味。两位小朋友就为一块石究竟像什么争论不休,最后在大人们的劝说下才和好如初。时不时见到石上镌刻“觅春”“春”等字样,虽入夏,但满眼的绿,无不春情脉脉、春潮涌动、春意盎然,无怪乎有春谷之昵称。

  我仔细端详一口不大的潭,石块层叠环抱,恰似片片花瓣绽放,碧绿的潭水如花蕊。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,这“花”素雅丽质,我心生欢喜。

  沿着峡谷边栈道向山肚走去,曲径通幽。“藏春桥”飞架两岸,立于峭壁之上,险峻不失优美。站在桥上,放眼望去,谷底潭水艳美,怪石林立,波光丽影,如朵朵盛开的芙蓉;两侧群峰巍峨,森林茂密,云烟缭绕,似有仙女下凡。绝壁之上,果然有芙蓉仙子塑像,浑身洁白,衣袂飘飘,脚踏祥云,翩翩而至。她是迷恋这绿?是不舍这水?或采撷灵草?

  山门两边悬挂着牛头,“野人部落”掩映在松林中。鼓点密密,喝彩阵阵,表演正在进行。“野人”有的赤裸上身,有的披着豹纹衣,涂黑抹彩,黝黑健硕,载歌载舞,野性十足。上刀山、喷火龙,惊险神奇,为神秘峡谷平添了别样的野趣。

  可以乘坐滑索下山,我们还是喜欢步行。竹林间的步道曲折有致,又见老竹新竹的绿,身体被绿包裹着,听风过竹林的沙沙声,吸着鲜爽的空气,闲适自在。

  回到黄碧潭边,初见的感觉十分美好,再次相见依然如初。两眼不愿离,双脚迈不开,同伴总在催我快走。滑索在水面上嗖地滑过,伴着阵阵惊呼,那是乘坐的游客领略奇妙风景后发出的赞叹与喝彩,正如我心声。

  (唐红生)



友荐云推荐